事故B:火灾

建筑类型:多层公寓楼

火灾原因:未知

因为救援比较成功,消防队内洋溢着欢快的气氛,大家伙觉得是时候庆祝一下了。

在老队长统治下的19号消防站的传统庆祝项目貌似是“滑铜杆(Pole Day)”,但见多识广的老队长对此并不认同,否决了大家的提议。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一人一狗这点小case有啥好庆祝的

不光否了大家的提议,老队长感觉还很不爽,这帮人脑子里天天念叨的都是啥玩意儿?安全行动守则左耳进右耳出,滑铜杆出事儿了算谁的?这当得哪门子消防员嘛,balabala……

人老了,就是对安全特别上心啊!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don’t ‘cross country’ when we vent”
排烟的时候不能横穿(屋顶)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老美特喜欢去屋顶排烟,而大部分的民居屋顶属于轻质非承重结构,所以在屋顶排烟的时候有这么一条安全准则:

After a hole has been cut successfully,climb down off the roof in the same way you climbed up, ensuring everyone isstill on a load-bearing wall. It’s not safe to walk “cross country” on a roof,and only 90-degree turns should be made while on the roof.

成功开孔排烟以后,从来路爬下去,确保所有人都站在承重墙上,在屋顶“横穿”是不安全的,在屋顶上方向变换必须保证90°(与梁、墙在一条线上)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Stick to a beam or stay off the roof”
要么上梁要么别上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屋顶还是很危险的。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缓解尴尬气氛的最佳方法,来个火警~

正如之前我们谈过的,西雅图消防局的车辆代号与消防站一致,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只报出动车辆类型。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报完出动车辆后,再报出警类别“公寓火灾”。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这个画面里一共有6个人,算上之后跑过来的Gibson,19号消防站的值班人员,除去救护车只有7个人,水罐车3人云梯车4人,这符合真实情况吗?

事实的确如此,还记得上一期小知识栏目吗?西雅图消防局一共有1010名消防员,但每天值班人数只有209名,摊到33个消防站上还真就是6-7人。

据了解德国也差不多是1:5.5,即每5.5名消防员中只有1人当班。因为欧盟有即使消防员也不例外的每周最多48小时工作制,还有大量休假、公务、训练以及病假,所以需要多名消防员才能保证正常的值勤。

而每名初入职消防员年薪大致在5万欧左右,也就是说维持一个7人执勤的小型消防站,仅人员薪酬一项每年就要花去德国政府至少40万欧!(btw,一辆上好的消防车不过20万欧)

这只是职业制消防的冰山一角罢了。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到场见烟,颜色不太友善。(这五毛特效也是没谁了,能走点心不?)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刚到场就碰到事儿了,消火栓被无关车辆遮挡,我们的女主毫不犹豫地撞了上去,镜头一切居然还是辆警车!

老美这边警察局和消防局不对付可是众人皆知的秘密,消防局每每宣传自己的工作有多伟大有多危险,警察局总是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你灭火那点危险算啥?我天天和犯罪分子火并伤亡更大呢!

凭啥你丫碰到不可控的情况可以自保,我这不管对面是AK还是RPG都得顶上去硬刚?

凭啥你消防队拿钱不少还做一休二?

凭啥你消防还能收保险费?

凭啥人家不买保险你就能见死不救?

简直没天理了啊!

两家人之间的深仇大恨无非就是个“钱”而已,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有人多必然有人少,人不患寡而患不均,这能不结梁子么!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Pair up. No freelancers”
两人成组,不要落单。

感觉老队长对安全的重视几乎成了一种偏执了,但某些人不栽个大跟头是听不进去的啦。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第一个火点确认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下一步干啥?
公寓火灾的潜在危险性比较低,可以顺便考考新人。(注意背景的房号518)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砸破玻璃,建立一个进攻通道。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但是有一个很重要的前提,肉眼可见明火且没有黑烟聚集,防止捅破窗户造成回火,伤及消防员。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第二步,这门开还是不开?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正确的答案是不开,一是留个屏障保护自己,二是控制通风口大小防止火势失控。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私以为这里的衔接处理的不是很好,前一个画面是Ben一脚把501的门踹开,下一个画面老队长怎么冲进来了?

看第一遍的时候我愣是没看出来这是501对门的518!(注意画面左上角)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老队长带着Gibson去了火情尚不明确(比较危险)的518侦察,符合“菜鸟干小事,老鸟干大事”的传统。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老队长刚说完“跟紧不要掉队”,Gibson小哥就掉链子了。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老队长是按照“右手策略”进行内部侦察,即进门靠墙沿自己的右手方向搜索前进,Gibson在这里犯了大错,没有跟上老队长而是沿着左手走向了儿童房。

两人侦察组实事落单,要出事鸟~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补充一点,如果现场较为复杂,内部侦察一般由三人组成,房间门口会留一个人做锚点,防止进去的两个人迷路出不来。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自说自话搜完儿童房后,G小哥惊恐地发现,队长不见了!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我把你爹搞丢了……”

此刻Andy心中必定有千万只神兽奔过……你丫是不是公报私仇啊!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Andy脑子异常清醒,刨去G小哥去过的地方,在剩下的区域里就能找到老爹了,计划通!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毕竟是个小公寓,很快就把人找到了。既然找人不难,那应该就是出去难了,情节总得跌宕起伏才有人看嘛。

(第一遍看到这里时真的十万个问号,呼吸面罩貌似没掉啊,老队长咋就晕了呢?)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Bishop提醒大家,粗大事啦……

It’s swirling down.烟气在打转(没有呈层流状排出)
It’s choking.火焰开始窒息
The fire’s not breathing.火焰无法呼吸(缺氧状态)
We’re at flashpoint.马上要轰燃了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导演通过三人几句话向观众交代了当前的状态,大量可燃烟气在屋里游荡,燃烧产生的高温不断积聚,轰燃随时可能发生!(附近应该还有至少第二个火点,但是没有画面提及。)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当几人从客厅移动到隔壁卧室后,客厅发生了轰燃,火焰从门缝窜了出来。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那扇门大概能顶5、6分钟。

命暂时是保住了,但前景不容乐观。轰燃发生以后,一门之隔已是一片火海,通往楼梯的道路已经被彻底封锁,而这扇普通木门也坚持不了多久。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楼梯走不通那就跳楼咯~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客官且慢,按bishop的说法,这个房间已经充满了高温可燃烟气(所以他们一直没有拿掉面罩),只是因为门窗密闭房间处于缺氧状态才没有轰燃,贸然开窗补充氧气发生回燃那是必死无疑。

看得出来编剧是想搞点事情,这个火灾事故中既有轰燃(flashover)又有回燃(backdraft),但画面调度问题多多。

观众只看到新人ben把对门501的火灭了,518尚未发现的火源没有介绍,不管是轰燃还是回燃都让人感觉很突兀,感觉就是怎么没看到火嘛,咋就又烧又炸来?导演是不是强行加戏啊……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而老队长此时又没脉搏了,真是祸不单行哪!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帮我把他衣服解开。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Turnout gear就是这个,请不要怀疑价格,这不过是冰山的另一个角而已~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居然不慌不忙做起心肺复苏(CPR)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Bishop提议窗外的疏散楼梯可以作为逃生的途径(但是她观察的方向貌似错了,她们所处的房间在疏散楼梯的左侧,她似乎应该往右看),但G小哥觉得不太靠谱(从后面的画面可以看出,距离有点远,带个活人跳不过去)。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忙了半天,终于有时间叫救命。

Mayday作为遇险呼救用语,源自法语’venezm’aider’,意为“速来救助”,请不要再翻译成“五月天”了……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Jumper指跳楼用救生气垫,Charlie-deltaside指建筑物的后-右侧。

(alpha指正前,bravo指左侧)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做锚点? 对,逃生(bail out)训练的重要环节,制作锚点。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利用绳索索降逃生有个问题永远绕不开,怎样在现场迅速安全地制作一个可以信赖的绳索锚点。

训练场上的锚点都是特别加固的,火场环境千变万化且消防员也有负重限制,携带的工具要尽量实现多种功能,利用手头现有工具制作锚点是非常重要的。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这里演示的是其中的一个解决方案,用哈利根的叉子端插进墙体内做锚点,安全绳和D型钩锁紧挂上,不需要打结浪费时间。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如果是木地板那就更简单了!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此工具以改良设计者Hugh Halligan命名,1948年面世,历经70余年毫不过时。

美国各地消防部门的装备采购都是自行决定的,联邦政府里没有哪个部门来统一大家的装备,NFPA也只有一个必须执行的最低标准。Halligan铁铤受到全美消防部门包括执法部门的青睐,说明这个改良非常的成功。

联想到前阵子那个“三小”闹剧,唉……

写到这里,我不禁感到深深地后怕,我们大部分的消防队不仅没有这样趁手的工具,而且基本没有实用的紧急避险训练,(自打黄岛油库之后确实危险可以撤退,呵呵)这么多年也混过来了,算是lucky么?

考虑到它的实用价值,这个价格真不算贵。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Gibson从兜里掏出一套harness(安全背带),带一个D型锁扣。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事急从权简单搞搞吧,两人用8字结通过锁扣连接,和上图所示的结法略有不同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背带和锁扣的组合在部署速度上显然完胜普通安全绳,毕竟锁扣可比打结快多了,打结这事儿想想就头疼,当然大多数时候是绕不开打结的。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最后,扔掉所有重型装备,摘掉空气呼吸器,跳吧~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回燃紧跟其后。从这个角度我们也可以看到,紧挨着消防疏散梯正在冒烟的窗口应该就是刚才发生轰燃的房间。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不得不说的是,这里的回燃(backdraft)场景把可见的杀伤力降低了不少,真正的回燃是这样的,正面挨一下必死。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地面看热闹的还真不少。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救生气垫就不多说了,新闻里见太多了,原理和这个是一致的。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死里逃生的感觉真的太好了。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这里可以看到Gibson的背带,简单的8字结。

事故B完结。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由于事故C脱困解救实在乏善可陈,因此我们就略过吧。

对于这种事故,中外最流行的做法是拆墙,简单粗暴有效。

第一集结束。

 

小知识:

“滑铜杆”什么时候成了庆祝项目?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消防铜杆(fire pole)”有着悠久的历史,最早由芝加哥的David Kenyon于19世纪70年代发明,设置在消防站内,帮助消防员尽快抵达车库。

那为什么在19号消防站中,这么个平平无奇的东西反倒成了稀罕玩意儿了呢?

近年来,由于不断有消防员在滑铜杆时发生伤害事故,NFPA和相关组织一直都在探讨消防铜杆的设置意义。

为了争取这么点时间而置消防员的安危于不顾,是不是合理?

基于安全的考虑,很多新建造的消防站取消或仅仅是保留了象征意义的消防铜杆,大家又开始爬楼梯了。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新进建造的消防站尽量采用单层或多设计几部楼梯用以提高消防员的出警速度,有些消防站建造了更为安全的“滑滑梯(slides)”来取代铜杆。

西雅图消防局也碰到过这么档子糟心事。2009年,一名消防员在滑铜杆过程中不慎摔下伤及大脑,消防部门为此支付了一千三百万美元的赔偿。

自打那以后,西雅图所有消防站就禁止使用铜杆。

 

最后的最后,感慨一下,岁月真是一把刀啊……

19号消防站 | 第2期

 


本文版权属于「橙色救援」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投稿可发cs@119sir.com,转载请查看「公众号菜单」。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橙色救援):

共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