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院的剧情略过,之后就是呼应分集标题invisible to me的大戏——

invisible fire.

 

事故D:隐形之火

 

整个处置流程初看精彩刺激,仔细琢磨却是一身窟窿无力吐槽。这样的处置方式,作为指挥的Andy搁哪里都可以直接停职。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根据画面和剧情交代,这起交通事故的报警人极有可能是现场唯一清醒的小车驾驶员Shawn。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调度中心通过小车司机的报警信息推测,这是一起小车和大车相撞的简单事故,现场暂时还没有可见明火,小车司机清醒,大车司机状态未知(多半昏迷),大车类型未知(从画面上可以看到,罐体在小车侧后方,如果现场没有辅助照明,不能移动的小车司机的确无法判断大车类型)。

 

编剧之所以这么安排,是为调度中心(dispatch)调派19号消防站作第一出动(First Responder)找一个合理的解释。

如果是卡车司机报警,来的就是HAZmat(Hazardous Material Unit危化品处置小组)了,普通消防站不可能负责主要的处置任务,最多外围警戒供个水什么的,这戏也就唱不下去了。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调度中心告知Andy,另一个消防队已经处于待命状态,意思是如果烧起来了赶紧吱一声,给你加派人手。显然这个时候调度中心还不知道现场有个大槽罐。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咋美帝派车这么抠索索?就不能像我们一样有事没事派一堆车到现场么?(做过预案的同学,是不是这个感觉呀~)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对不起啊,兄弟!行动预算就这么点,而且连年看涨市议会已经很不爽了,大家还是省着点花吧……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再抠的铁公鸡也得遵守基本处置规则,一听到有tanker(槽罐),还是overturned(倾覆)状态,调度中心二话不说把HAZmat派了出来。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至于为什么需要20分钟才能到场?因为整个西雅图消防局只有一个HAZmat小组,驻扎在10号消防站。

 

接下来,Andy开始连续犯错,包括剧情和设定也是错漏百出。

 

错误一:到场以后未确认槽罐车运载货品类型。

 

作为消防队来说,这种错误根本不可能发生。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这么大一个罐体横卧在面前,居然没有一个人想起来去看看这罐子运的是啥玩意儿。Andy的任务布置除了救人和疏导交通就没有其他事儿了!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这要是运有毒液体的罐呢?这十几号人不就得全交代在这里了?(有兴趣的可以搜索“硫酸二甲酯 湖北 2007”,这里就不展开了。)

 

错误二:停车位置过于靠近现场。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目测只有10-15米左右,即便是处置普通交通事故也太近了,更不要说是特种车辆事故。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这是去年西雅图消防局处置州际公路上丙烷槽罐车倾覆事故的现场,感受一下第一波到场消防队略嫌浮夸的停车距离。

 

错误三:行动现场翻旧账。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看上去像是体现Andy的领导能力,实则是让手下带着情绪进任务,极易造成人身伤害事故。

 

这种蠢到极致的做法一般用于“小人得志”的情节,用在这里实在无法理解编剧的脑回路。

 

错误四:队员进入现场不背空呼。

 

连罐体都忘记检查,不背空呼好像也不算什么了……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现实中即使是一辆小轿车火灾,空呼该背还是得背起来。

 

错误五:大概没人带鼻子。

 

无论甲醇还是乙醇,都是易挥发液体,既然大家都没戴空呼,应该很容易嗅出现场弥漫的刺激性洋葱味(甲醇)或酒精味(乙醇)。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救助卡车司机的两个人,离罐体如此之近却闻不到一点味儿,一边抹汗一边还在感觉不妙,我还能说啥?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集体中了沙加的天舞宝轮之嗅觉剥夺?

错误六:不是乙醇(ethanol)火灾。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纯净的蓝色火苗,看不到一点黄色,典型的甲醇(methanol)燃烧特征。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左为甲醇右为乙醇)

 

如果真是甲醇液体,它可是有一定毒性的,蒸气能损害呼吸道粘膜和视力,不戴空呼可真要遭重了……

 

错误七:火苗不是真的不可见。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醇类火灾享有“blue fire”或“invisible fire”的美名,高浓度甲醇(或乙醇)因为含碳量低燃烧充分所以基本无烟,火焰以能级较低的蓝绿色为主,颜色相对较浅,距离稍远火苗的确是看不清的。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但是,就像隐形飞机不是真·隐形,只是对特定波长的雷达波有很好的吸收和折射作用,大大降低了雷达的探测距离而已。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所谓的“不可见的火”也是有前提的,那就是——白天、白天、白天!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大半夜黑咕隆咚路灯稀疏的乡间公路,点个蜡烛你说看不清还情有可原,这一地的流淌火也能装看不见,还煞有介事的关闭车头大灯,简直无力吐槽……

 

错误八:不能用水灭火不代表不能用水救人。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甲醇(乙醇)都是极性液体,与水完全互溶。实验室条件下点燃95%浓度的高纯度乙醇,需要达到1:1左右的兑水比例燃烧才能停止。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企图通过兑水来熄灭此类火灾不是不可以,只是需要的水量比较大,常规的预估比例一般在1比4到1比5之间,而且大量灭火用水会裹挟着可燃液体四处流淌,增加火灾范围扩大的风险。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所以,消防队在处置此类火灾中是严禁用水的。

 

凡事都有个但是,不能用来灭火就一定不能用来救人吗?

 

出两支水枪选个角度压制一下流淌火会有问题吗?

 

只需要截断流淌火10-15秒,人不就出来了吗?

 

那只是地表薄薄的一层燃烧的液体而已,即便会有飞溅的液滴,在大流量水枪面前还有什么危险呢?还能顺便帮人降降温呢~

 

总比把消防车开进火里要安全得多吧?这馊主意亏Andy想得出来。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至于后面那段“你拍一,我拍一”真的连吐槽的兴趣都没有了,地表温度已经到了可以融化消防靴的地步,这两位还能玩小蜜蜂,真乃神人也!

 

以上这些个错误,究其原因也许是ABC在上马此剧的时候投入太小造成的。

因为投入小,只能选一个普通消防站来拍,可是普通消防站够资格处置的事故类型是非常有限的。为了强行让19号消防站在特种火灾处置里担纲主角,编剧也是煞费苦心,然而一个谎言需要另一个谎言来弥补,谎言多了就不能自圆其说了。

 

这点“风城烈焰”明显棋高一着,选了一个附带抢险班和战区指挥长的消防站,可以玩的东西相对就比较多。当然,这也和芝加哥消防局实力雄厚有关,毕竟是有98个消防站的大局。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老爹的表扬好像有点勉强,难不成后面要加戏?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最后的最后,阁楼阴燃火灾,没有误报哈,还是要相信机器~

 

19号消防站 | 第4期

关于向上捅穿天花板,因为是经常性项目,所以有相应的训练方法和配套的器材,这就叫“练为战”嘛。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橙色救援):

共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