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阅读到这篇文章标题时,那些正在积极尝试了解消防前沿发展的消防员会感到惊讶。怎么是“3T灭火”,不应该是“3D灭火”吗?

Paul Grimwood在90年代引入了3D灭火这个术语。他想传递一个理念,灭火工作已经从二维环境演变为三维立体环境了。诸如气体冷却之类的战术就是这一理念的结果,3D灭火理念已经使灭火行动适应了因建筑内部变化而带来的影响。插入链接。

然而,这篇文章不是关于3D灭火,标题中的“3T”不是拼写错误。在2014年6月,国际消防讲师研讨会(IFIW)在波兰召开,来自世界各地的著名消防员和科学家就消防领域的新问题和解决方案进行了演讲和讨论。

西班牙瓜达拉哈拉消防局首席官员Arturo Arnalic首次介绍了3T灭火的概念。本文的目的是与消防员们分享该主题的有关知识,2019年的IFIW相关内容,橙色救援客服的朋友圈也会发布相关消息。

1

什么是3T灭火?

“3T”灭火难道不是打错了?!还只知道“3D灭火”的你早就OUT啦!
“3T”灭火难道不是打错了?!还只知道“3D灭火”的你早就OUT啦!

灭火专业化,训练科学化

高效的灭火一般由几个不同的部分组成,消防员携带各种消防器材装备,选择各种技术(例如长脉冲)来扑灭火灾。除此之外,所使用的技术必须符合战术。

消防员到达现场的那一刻,总指挥(队指挥)需要确定进攻的总战术。这个战术随后分为不同的子战术。其中一个战术可能是铺设进攻干线,然后战斗员朝着火点前进并将其扑灭。

“3T”灭火难道不是打错了?!还只知道“3D灭火”的你早就OUT啦!

图1公寓三楼发生火灾。卧室的窗户已经破了。有一股向外流动的烟气(红色箭头)和一股向内流动的空气(蓝色箭头)。(插图:Art Arnalich)

这一操作需要使用几种不同的技术,灭火进程的开始可能是内攻小组破拆进入火场,因为必须首先开门,Halligan哈利根铁铤可以加快这一进程。

接下来,可以通过短脉冲或长脉冲射水,在深入灭火过程中进行烟气的冷却,这又是两种不同的技术。最后,用点射和扫射熄灭火源。

我们的同事Arnalich说,消防员在灭火时总能看到3T组合的身影——在某一时间使用一种工具(Tool),一项技术(Technique)和一个战术(Tactic),因此得名“3T灭火”。

2

3T灭火在比利时的发展

灭火专业化,训练科学化

“3T”灭火难道不是打错了?!还只知道“3D灭火”的你早就OUT啦!

2.1

每个人都在使用3T灭火

当前,所有灭火行动都已经在使用3T灭火技术。毕竟我们都选择了一种工具(平地铺设直径45mm水带)来扑灭火灾,接下来我们选择一种技术。在过去,我们时常选择用水灭火。幸运的是,烟气冷却的技术已经融入到了大多数灭火行动之中。这种技术提供了一种穿过建筑物内部向火点前进的安全方式。最后,还得匹配一种战术,通常是部署一条进攻干线。

布鲁塞尔消防局(我在那儿担任职业指挥官)通常遇到的火灾,都可以使用一条高压软管完美解决。我估计大约85-90%的火灾都属于这一类。

“3T”灭火难道不是打错了?!还只知道“3D灭火”的你早就OUT啦!

图2在执行过渡性进攻时,最先使用大约十秒钟的外部攻击以降低处于充分燃烧阶段的火的能量。对于地面以上的火灾,这是通过喷射水流完成的。(插图:Art Arnalich)

我(不谦虚)的观点是,比利时没有像布鲁塞尔那样使用高压水带。这是因为布鲁塞尔的很多火灾发生在(较旧的)公寓和房屋中。大多数时候火灾位于6楼以下,因此高压水带仍然是一种有效的选择。

当然,任何事物都有两面。在布鲁塞尔以及比利时的大多数地方,消防员通常会选择相同的3T组合:使用高压水带内攻,使用气体冷却技术,并最终直接攻击火点。

2.2

影响比利时消防员选择的因素有哪些?

直到2000年中期,几乎每个消防局都在使用高压软管进行内攻。部分原因是因为,消防车中的双层扁平水带在室内展开非常的笨拙。2000年后半期,引入了卷盘水带和水带收纳盒。水带收纳盒内装着蛇形折叠的水带,这被证实,可以在建筑物内部署,在瓦隆的Moeskroen的灭火行动中发挥了主导作用,法兰德斯Knokke-Heist消防局的Jean-Claude Vantorre引入并改进了该系统。

多年来,第一个“T”(工具)的选择,不再取决于内攻时没有其他工具可选这个事实。

然而,我们仍然看到许多消防员拼命地坚持高压软管。为什么会这样?

“3T”灭火难道不是打错了?!还只知道“3D灭火”的你早就OUT啦!

图3 内攻人员正在起火房间前门执行破门。部分打开的门由虚线描绘。(插图:Art Arnalich)

一方面我们喜欢坚持我们所熟悉的东西,即使是3T灭火也是如此。我们有特定的组合方式可以使我们顺利灭火,并取得良好的结果。然后,因为我们取得了好结果,我们就主要训练这个组合方式,我们很少观察我们的同事如何处理问题。

2004年,当我的消防职业生涯在布鲁塞尔开始于时,首选的3T组合是使用一条高压水带(工具)的内攻(战术),大多数时候使用直接攻击(技术),因为那时气体冷却并不广为人知。

当应用3T技术灭火时,我对灭火的速度和专业性产生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在其他国家,就同样的现场情况,消防员会选择不同的3T方式去处置。与我们一样,他们也并不喜欢改变。

外国消防员也开发出了一种在他们内部,最受欢迎的组合,同样可以让他们取得良好的灭火效果,他们接受很多这种训练并且也有良好熟悉程度。

有趣的是,类似的情况在A国和B国都处理得很好,但采用的却是不同的3T组合,他们彼此间仍非常不愿意去尝试别人的组合。

Art Arnalich认为,我们将我们最喜欢的3T组合思维固化,我们主要看到它的优点并尽量忽略它的缺点。随后,我们在某个火灾中使用我们的3T,才发现它确实不是最好的方案。

在布鲁塞尔,我有时得出的结论是,我们常常使用一条高压水带开始内攻,但应对这个火灾我们真的不需要这样。所以,我们紧紧抓住我们喜欢的3T,有时就会陷入不可取的情况。

2.3

结合3T的好处

Arnalich提倡巧妙地结合3T,这可以与音乐家进行比较。音乐家可以从快速切换到慢速,从大声切换到小声。只有将变化融入他的音乐中,他才能创造出美丽的旋律。

在消防方面也是如此,如果我们能够为我们选择的三个T做出更多变化,我们将能够处理更多不同的情况。

在比利时,我们已经进行了一些关于不同选择的演化。如上所述,许多灭火行动已经可以在高压和低压水带之间进行选择。因此,“工具”中是可能存在变化的。

接下来在技术方面,在许多灭火行动中进行内攻时,优先使用气体冷却,然后使用脉冲点射,最后扫射扑灭火灾。

在战术上,暂时没有太大的变化。

3

为什么要改变?

“3T”灭火难道不是打错了?!还只知道“3D灭火”的你早就OUT啦!
“3T”灭火难道不是打错了?!还只知道“3D灭火”的你早就OUT啦!

灭火专业化,训练科学化

现在可以问一个问题,为什么灭火行动的改变是如此重要的?为什么我们不能用我们最喜欢的3T组合解决所有问题?那么,通过观察烟火特性可以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

100年前的大火与现在的大火截然不同,由于建筑可燃物(家具等)的变化,火灾的发展比过去更快。轰燃的时间从50年代的30分钟,缩短到现在的3分钟。还有比以前更多的烟气,并且,这些烟气比过去更容易燃烧。3D消防的引入,为这些问题带来了答案。特别是新水枪射水技术的出现,意味着灭火行动的飞跃。

“3T”灭火难道不是打错了?!还只知道“3D灭火”的你早就OUT啦!

图4内攻人员完全打开前门(虚线消失)。战术转变为正压送风进攻。送风机正在形成从楼梯间穿过公寓到外面的气流。楼梯间形成过压,防止烟雾蔓延。(插图:Art Arnalich)

由于建筑物形式发生改变,我们现在常遇见通风不足火灾。这种火灾不会复燃,除非消防员为了熄灭它而打开门。门打开后,火势非常迅速地转变为因通风引起的轰燃。

上面说明的两种火灾,在根本上是不同的。第一种,通风良好的火灾,比普通火灾发展的更快。因此,我们最喜欢的3T组合是针对这一特殊问题的良好解决方案,只要在向着火点前进时,对气体冷却就可以了。

然而,当我们使用我们最喜欢的3T组合,处理通风不足的火灾时,它会经常变得非常糟糕。这将需要一种不同的方法,世界各地的消防员正在努力为通风不足的火灾找到一个好的3T处置方法。

建筑结构的改变也导致越来越多的火灾“在墙内”或“在吊顶内”燃烧,这样的火灾和通风良好的火灾不同。它的特性也不像通风不足的火灾,火通常是在建筑物结构内燃烧。火势正缓慢发展,因为几乎没有空气能够接触起火点。

在瑞典,这种火灾被称为“建筑火灾”,建筑本身着火了。这种类型的火灾与“建筑内火灾”相反,处理建筑火灾将再次需要一个或多个3T。

上面,我们举例讲述了三种完全不同类型的火灾。其中两个是相对较新的现象,从根本上不同的问题,需要根本不同的解决方案。

这就是灭火行动中,需要灵活性且熟练地运用不同组合的原因。

“3T”灭火难道不是打错了?!还只知道“3D灭火”的你早就OUT啦!

图5内攻人员正在执行内部攻击。使用的技术是气体冷却(短脉冲和长脉冲)和直接攻击(点射或扫射)。通风的作用使他们能够迅速定位并扑灭火灾。(插图:Art Arnalich)

4

形成良好的组合需要什么?

灭火专业化,训练科学化

“3T”灭火难道不是打错了?!还只知道“3D灭火”的你早就OUT啦!

2.1

对于指挥员

实际上,要达到3T的良好应用,需要相当多的准备工作,指挥员需要了解灾情才能选择适合该情况的3T。因此,首先必须执行充分的火情侦察。接下来,指挥员需要分析火情的各个因素,并根据这些因素做出决定。

这就是为什么指挥员对火灾特性(面临的问题)以及工具、技术和战术(解决方案)有足够的了解是非常重要的。火情侦察也是动态的,火总是在发展,指挥员需要定期确认情况,并评估任何变化。如有必要,他可以改变在火场上使用的3T组合,以确保安全和效率。

良好的指挥能力是现场指挥最需要的东西,灭火时,消防员经常面临实际困难。这些可能导致某些任务执行的幅度不够或很糟糕,或者有时根本不执行。

指挥员有责任确保所有任务都得到执行,如果需要,可能需要安排额外的消防员。另一种可能是,某些任务由于出现问题而被推迟,指挥员需要能够合理地处理这些情况。

当某些任务相互影响时(例如,建立排烟和部署灭火干线),指挥员需要确保不同的消防员相互协调。

举个例子:如果灭火队员进展非常缓慢,排烟人员需要考虑到这一点。这意味着启动排烟机需要推迟,直到灭火进攻人员准备就绪。

“3T”灭火难道不是打错了?!还只知道“3D灭火”的你早就OUT啦!

图6  火已被扑灭,清理余火开始了,PPV清理残留的烟气。(插图:Art Arnalich)

2.2

对于战斗员

消防员还需要满足某些要求,才能熟练应用3T。首先,每个人(包括指挥员)都需要熟悉所有不同的工具及其工作方式,以及不同的技术及其利弊。其次,他们还需要了解不同的战术。

对他们来说,了解何时可以使用某些战术以及何时某些战术不可取也很重要。他们在三个T上拥有的知识越多,他们就越能理解指挥员想要达到的目标。为了达到这种知识水平,消防局必须提供充分的教育和培训。

最后,每个人都意识到“灭火”是团队的努力也很重要。没有中队指挥和战斗员,总指挥就什么都不是。

只有通过合作,我们才能取得好结果,凭借充分准备和团队合作,战斗员在灭火期间将表现得更加熟练。通过充分的训练,不同的3T将更加顺利地产生。

5

一个例子:联合进攻

“3T”灭火难道不是打错了?!还只知道“3D灭火”的你早就OUT啦!
“3T”灭火难道不是打错了?!还只知道“3D灭火”的你早就OUT啦!

灭火专业化,训练科学化

在2014年IFIW的演讲中,Art Arnalich提供了一个很好的3T灭火案例。他将其命名为“联合进攻”。他描述了三楼公寓大火的情景(见图1)。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会选择过渡性攻击。他使用的技术是对着天花板射水大约十秒钟(见图2)。用的工具是低压水带,因此可以使用大流量,目标是降低火灾的热释放率。

这种外部攻击,甚至可以通过直接连接到消防车压力侧的水带(直径减小70/45)来实现。

一旦火势减小,就可以进行内攻。内攻人员将前往三楼,并执行破门以安全进入房间(见图3)。破门是一种战术,其中结合了几种不同的技术(操作门,门外的预防性气体冷却,门内的气体冷却,观察情况……)。

瓜达拉哈拉的灭火行动使用了很多PPV,在灭火的这个阶段,他们的战术将再次改变。在这里,他们将采用正压内攻(PPA),在楼梯间的底部设置了一个送风机。当内攻人员完全打开门时,送风机启动(见图4)。

如果楼梯间有大量烟雾,也可以打开排烟口,然后形成两股气流。两股气流的源头都将从送风机开始。他们将沿着走廊进入楼梯间,一股气流将流过整个楼梯间,并在排烟口处离开建筑物。

这将导致楼梯间被“冲洗”, 楼梯间的烟雾被排出的那一刻,排烟口可以再次关闭。楼梯间内形成一个超压,以保护其他住户房间,其中,图4用加号表示。

第二股气流穿过起火房间。这种气流将使风在进攻人员的背后。气流将导致大量烟雾从起火房间中流出,并提高能见度。

由于操作始于过渡性进攻,火灾需要时间来恢复强度。如果没有先进行外部攻击,盲目启动送风机,火场情况将完全不同。

在大部分烟气从内部排出后,灭火人员发起内攻(见图5)。在整个正压送风进攻战术中,通风与几种不同的水枪技术相结合。

首先,在行进过程中,气体将被冷却。根据火灾情况,这将通过短脉冲或长脉冲完成。一旦找到火点的位置,消防员就会开始熄灭火点,可以通过点射或扫射来完成,具体取决于火的大小。

如有必要,这两种技术可与气体冷却相结合。这种情况下,两组不同的战斗员使用两种不同的工具。楼下设置一个送风机,而楼上有一个消防员使用水枪。

火灾扑灭后,可以开始清理余火(见图6)。底部的送风机保持打开状态,以排出公寓内残留的烟气,这将为消防员创造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

“3T”灭火难道不是打错了?!还只知道“3D灭火”的你早就OUT啦!

图7 外攻和内攻的组合。PPV迫使外攻产生的高温蒸汽向外排出。这样它就不再是攻击人员的威胁。(插图:Art Arnalich)

Art还提到,如果在内攻人员到达之前,火再次复燃,他的外攻人员将重复外部攻击(见图7)。根据他们的经验,送风机可以排出因外部攻击而形成的高温蒸汽。对于比利时消防局而言,也许还有很长的路。他们最初可以通过过渡性攻击,积累经验和专业知识,并在以后加入PPV。

参考文献:

「1」Eurofirefighter,Paul Grimwood,2008

「2」Tools,techniques and tactics(3T)in combination for firefighting,Art Arnalich,presentatie tijdens IFIW 2014,Olsztyn,Polen

「3」Combined Fire Attack,Art Arnalich,article to be published in Fire Engineering magazine

「4」Art Arnalich,personal talks 2013-2014


翻译:小桥 校对:老g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橙色救援):

共有 0 条评论